首页>儿科>百日咳>正文

小儿肺痈分期辨治 经典治法及验方分析

赵坤分期辨治小儿肺痈经验总结
 
肺痈最早出现于《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口中辟辟”“咳即胸中隐痛”“咳唾脓血”“脉滑数”,揭示肺痈属实属热;“吐浊唾腥臭痰,形如米粥”“有脓血,始萌可救,脓成则死”,指出肺痈宜早期治疗。《备急千金要方》中采用千金苇茎汤治疗肺痈,可活血消痈,为治疗肺痈要方。近年来,小儿肺痈的发病率逐年升高,由于该病起病急,病情进展快,病变范围广,易出现重症[1]或抗生素使用不合理等问题[2],使耐药性增强。赵坤教授为第6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国家级名老中医,擅长运用中医药治疗儿童呼吸系统重症。赵坤教授遵循中医辨证理论,并结合实践,灵活运用自拟方辨证治疗小儿肺痈,取得显著的效果。
 
1 中医病因病机
隋·巢元方对肺痈的外因进行了论述,认为“寒乘虚伤肺”,肺血得寒凝滞,积而化热,蕴结成痈,血败成脓。明·楼英《医学纲目》指出肺痈的内因主要在于“嗜食辛热之品”“饮热酒”,壅热耗津伤液,燥邪伤肺,认为“食辛热炙煿”为肺痈发病的原因之一。清·喻昌《医门法律》认为“五脏蕴崇之火”“胃中停蓄之热”上乘伤肺,其病变部位在肺,病变机制是风热伤肺,或嗜食肥甘厚腻,壅结不散,热邪伤及肺络。由此可见,肺痈的病因病机较为复杂,不同病机之间可能存在相互兼杂转化的过程,但总属本虚标实或虚实夹杂[3]。清·陈实功《外科正宗·肺痈论》分期辨治小儿肺痈,初起时宜解表散风,继则降阳火,收藏阴液,不宜滥用清凉之品降阴火,而后降肺气,排痈脓,最后补肺气,健脾阳,对后世分期辨治肺痈影响较大。《柳选四家医案·环溪草堂医案》论治本病时,也主张初“疏瘀散热”,继“通络排脓”,再“排脓解毒”,最后“清养补肺”的分期治疗方法。
 
2 分期辨治
赵坤教授辨基于古代医家分期辨治经验,将肺痈分为4期辨治。初期:热在肺表,鬼门不通,恶寒较重,寒战发热,战汗甚则不出汗,咳嗽不典型,痰白或黄、量少质黏,无特殊气味,采用麻黄杏仁甘草汤加减。成痈期:表邪持续不解,化热入里,里热炽盛,灼津耗液,肺叶焦灼,积聚成痈,则面赤烦躁,咳嗽气急,咳吐脓痰,气促喘憋,胸闷胀满,采用自拟茎苇痈必清方合四逆散治疗,防止小儿惊厥。溃脓期:里实热壅盛,与痰搏结,痰热瘀阻,血败肉腐,则高热持续,咳嗽剧烈,咳吐脓痰量多,质如米粥,气味腥臭,悬饮形成,胸胁疼痛,气急烦躁甚至谵妄,面赤口渴,便秘溲赤,此期为关键期,易发生变证,采用自拟茎苇痈立清加穿山甲消肿排脓,必要时结合现代医学闭式引流治疗。消散期:邪祛正虚,气阴两虚,宜滋阴益气,采用沙参麦冬汤加黄芪、附片滋阴清虚热,补气补阳。赵坤教授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病原体虽有所改变,但是中医辨证论治的原则不会变,应遵循古训,灵活运用中医药以提高疗效。
 
3 经典治法及验方分析
3.1 后期重视补气补阳
对使用多种抗生素效果欠佳,或对抗生素过敏、有并发症的疑难患儿,或病情发展太快的危急症患儿,体温有时不稳定,赵坤教授在予以清肺解毒、排脓生肌治疗的基础上,给予黄芪片补气生血,排脓生肌,取得良好的效果[4]。赵坤教授认为补气升阳尤为重要,病情发展太快,皆为阳气不足,不可一见发热就运用寒凉药。小儿阳气为坎中之阳,不耐消耗,补阳要以“醒阳”为主,不可一味投补补益之品,防止疾病后期邪恋。
 
3.2 重视抗真菌治疗
肺痈患儿多体质虚弱,且经长时间的抗生素、激素、雾化治疗或呼吸机治疗的重症患儿,真菌感染的几率较高,真菌检测试验(G试验)、曲霉菌检测(GM试验)常为阳性。真菌感染于肺虽无明确的中医病名,但其致病隐匿,缠绵不愈,中医认为多从湿热治疗,常加用土茯苓、木槿皮、一枝黄花、茶树根等具有抗真菌作用的药物[5]。
 
3.3 验方分析
自拟茎苇痈必清方以苇茎为君药,清透肺胃实热,解毒通络排脓,使胶结热痰迅速变成稀薄之痰从肺排出[6]。鱼腥草、生薏苡仁、炒桃仁、冬瓜仁、金荞麦、金牛根为臣药,鱼腥草以清肺见长,为治疗肺痈之要药;生薏苡仁、炒桃仁、冬瓜仁与芦根合成千金苇茎汤,该方药少精湛,合用上清肺热,下利肠湿,善排脓,解毒散结[6]。金牛根、金荞麦,其名与肺五行主金相应,有清热解毒、清肺化痰之功,治疗痰热壅阻肺络之证。川贝母、海蛤粉、海浮石、紫菀、款冬花为佐药。川贝母色白,与肺相应,可“润心肺,化燥痰”;海蛤粉、海浮石合用,一升一降,味咸,软坚散结,将胶固之痰化开并排出肺外[6];紫菀、款冬花润肺化痰,使肺不伤于燥。桑白皮、橘红、橘络、僵蚕、蝉蜕、甘草为使药,治痰先理气,气利痰自消。
 
4 案例举隅
患儿,女,3岁余。2018年6月21日因“反复咳嗽,发热20 d”就诊。20 d前患儿无明显诱因发热,体温39.9 ℃,伴咳嗽,肺部CT提示右肺下叶大片实变影,至河南省某医院行纤维支气管镜联合抗炎治疗。半个月后查肺部CT提示右肺下叶有脓胸及空洞形成,仍有实变,现求中医治疗,遂至我师门诊。症见:咳嗽而无力,喉中有痰,暂不发热,纳眠可,二便可,易出汗。查体:双肺呼吸音粗。诊断:大叶性肺炎,脓胸,肺坏死,肺空洞。给予自拟方茎苇痈必清方加减治疗。方药组成:大青叶15 g,桑白皮20 g,鱼腥草30 g,川贝母6 g,紫菀10 g,款冬花10 g,天花粉15 g,枇杷叶6 g,炒僵蚕10 g,蝉蜕6 g,橘红10 g,橘络6 g,赤芍12 g,红花6 g,川芎6 g,煅蛤壳15 g(先煎),海浮石15 g(先煎),两面针15 g,冬瓜子10 g,金荞麦15 g,桃仁10 g,芦根30 g,生黄芪6 g,葶苈子15 g,炙甘草6 g。7剂,水煎服,每2日服用1剂,早晚分服。二诊,服用上药后患儿咳嗽基本消失,未诉不适。上方加皂角刺15 g,炮山甲6 g。7剂,水煎服,每3日服用1剂,早晚分服。三诊,患儿无明显不适,复查肺部CT肺空洞消失。上方去葶苈子,加黄芪6 g,太子参10 g,淡附片6 g(先煎)。14剂,水煎服,每3日服用1剂,早晚分服。巩固治疗,不必复诊。
 
5 小结
历代医家采用中医药治疗肺痈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并创立了许多有效方剂,如千金苇茎汤、桔梗汤等至今仍被应用。本病患儿就诊时脓已成,分期辨治,初诊用自拟茎苇痈必清方治疗,以解毒清热、祛痰化瘀为主;二诊时咳嗽消失,不代表脓已完全排出体外,加皂角刺、炮山甲通络透脓,防止瘀停体内,遇感复发;三诊时复查肺部CT基本痊愈,注重补气升阳,防止疾病后期阴损及阳,伤及人体正气。但若正气素虚或外邪较重,须防其病情发生变证。本病要注重预防,重视治未病理念,顺应节气变化,寒温有度,起居有节,并注意饮食,少食厚味之品。
 
参考文献
[1]林琴,余更生,田杰.儿童大叶性肺炎病原学变迁的临床分析[J].重庆医学,2005,34(2):214-215.
[2]李昌崇,林立.儿童呼吸系统疾病研究进展[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1,26(5):321-325.
[3]宋玉格,余学庆,马锦地,等.肺痈病因病机及证素规律研究[J].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16,18(11):2025-2030.
[4]韩玉霞,刘晓静.赵坤运用生黄芪治疗小儿重症肺痈的经验探讨[J].中国民间疗法,2017,25(9):12-13.
[5]吕晓峰.中医药治疗肺部真菌感染进展[J].河北中医,2011,33(6):953-954.
[6]王立鹏.赵坤教授治疗儿童大叶性肺炎用药规律探讨[D].郑州:河南中医学院,2014.
 
来源:中医外治杂志 作者:王丛 张岩

上一篇:反复咳嗽咯痰1个月 和解少阳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站内直通车

穴图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气功 穴位 按摩 经络 民间 指压 摩擦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养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