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疗法>经络疗法>正文

经脉学说“少阳主骨”的思想构架及含义

基于经脉学说浅谈《黄帝内经》“少阳主骨”理论思想
 
完整的经脉学说一般由经脉循行、腧穴、经脉病候、临床治疗等几部分构成, 本文将从经脉学说的角度切入, 解释《黄帝内经》中“少阳主骨”的思想构架及含义。历代医家已从不同的角度阐释此观点, 如全元起从筋与骨的关系或者说脏腑表里的关系角度解释“少阳主骨”:“少阳者, 肝之表, 肝候筋, 筋会于骨, 是少阳之气所荣, 故言主于骨。”厥阴、少阳两条经脉相互络属, 两脏表里相合, 肝藏血主筋荣骨, 故“少阳主骨”。张景岳从胆腑与骨的关系注:“胆味苦, 苦走骨, 故胆主骨所生病。又骨为干, 其质刚, 胆为中正之官, 其气亦刚, 胆病则失其刚, 故病及于骨, 凡惊伤胆者, 骨必软, 即其明证。”
 
1 基于经脉循行, 主全身性疼痛
“少阳主骨”理论思想根于《黄帝内经》, 且主要基于经脉理论, 大概因为《黄帝内经》中明确阐释此观点的是《灵枢·经脉》:“胆足少阳之脉, 起于目锐眦, 上抵头角, 下耳后……出膝外廉, 下外辅骨之前, 直下抵绝骨之端……是主骨所生病者……胸、胁、肋、髀、膝外至胫、绝骨、外踝前及诸节皆痛。”此篇在明确阐释了胆经循行所过之处后指出“胆足少阳之脉……主骨所生病者”, 且为“胸、胁、肋、髀、膝外至胫、绝骨、外踝前及诸节皆痛”, 这一点是理解“胆主骨所生病”的关键所在。足少阳胆经循行经过人体诸多骨节, 但“少阳主骨”仅指足少阳胆经循行所过的“骨”吗?如张隐庵注:“主骨所生病者, 为头痛、颔痛、缺盆、腋下、胸、胁、髀、膝外、胫、踝皆痛, 乃足少阳经脉所循部分而为痛也。”此解释有一定的局限性, 其认为“少阳主骨”之“痛”为“足少阳经脉所循部分而为痛”, 忽略了原文中最重要的“诸节皆痛”部分, 且《灵枢·经脉》其他“是动则病”的内容中也有指出循行所过的骨痛, 为何仅“胆主骨所生病”, 且原文在提及“胸、胁、肋……外踝前痛”后注明“诸节皆痛”, 就此明确指出“少阳主骨”为广泛的全身性疼痛;杨上善注:“足少阳脉主骨, 络于诸节, 故病诸节皆痛也。”[1]《素问·诊要经终论》言:“少阳终者, 耳聋, 百节皆纵。”此处“百节”和“诸节”基于经脉循行立论, 皆可说明此“痛”为全身、广泛性骨痛, 并非仅限于经脉循行之处。
 
2 包含多个主治筋骨疾病的腧穴
足少阳胆经循行经过人体大部分骨与关节, 其中“下合髀厌中, 以下循髀阳, 出膝外廉, 下外辅骨之前, 直下抵绝骨之端, 下出外踝之前, 循足跗上, 入小趾次趾之间;其支者, 别跗上, 入大趾之间, 循大趾歧骨内出其端, 还贯爪甲, 出三毛。”这条分支循行从居髎至足窍阴16个腧穴, 有14个腧穴可以治疗筋骨疼痛相关疾病[2]。其中有几个腧穴是临床治疗筋骨痛必选腧穴, 如阳陵泉, 既是胆经的合穴、下合穴, 又是八会穴中的筋会, 筋会乃筋气聚会之处, 能够舒筋通络, 为临床治疗筋病骨痹的要穴;《素问·五脏生成论》曰“诸筋者皆属于节”, 筋属节, 节属骨, 筋、骨构成的“骨”系统, 是支撑人体活动的基础, 全元起解释“少阳主骨”时, 也是以筋骨理论为基础。八会穴中的髓会——悬钟也位于足少阳胆经, 骨之精华为髓, 髓是构成骨的重要组成部分, 悬钟有行气通络、填精益髓的功效。筋会、髓会两穴充分说明构成骨与关节的物质基础与足少阳胆经关系密切。临床上常用于治疗坐骨神经痛、下肢麻痹、半身不遂、腰腿痛的环跳同样位于足少阳经。足少阳胆经循行、主治及所含腧穴可为“少阳主骨”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 也为其临床应用提供佐证。
 
3 少阳经脉病候及临床应用
前文已经论述了《灵枢·经脉》中足少阳胆经的病候内容, 此处不再赘述。《素问·厥论》:“少阳厥逆, 机关不利, 机关不利者, 腰不可以行, 项不可以顾。”少阳脉经气逆乱之时就会产生骨病, 临床症状表现为骨与关节不灵活, 腰部不适, 颈项部不舒;同篇其他经脉“厥逆”多以内科疾病为主;由此可知“少阳”与“机关”二者关系密切。《素问·诊要经终论》言:“少阳终者, 耳聋, 百节皆纵。”正因为少阳者气终, 致使“百节皆纵”。同时《灵枢·根结》曰:“少阳根于窍阴, 结于窗笼, 窗笼者耳中也……少阳为枢……枢折则骨摇而不安于地, 故骨摇者取之少阳。”“骨摇者”为骨节迟缓不收, 站立不稳, 可取之少阳。此3篇经文对《灵枢·经脉》篇内容进行了拓展与补充, 这样《内经》中“少阳主骨”的理论思想从生理到病理乃至治疗都详细描述了少阳与骨的关系。
 
现代医学对“少阳主骨”的解读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应用于全身性骨痛, 二是应用于骨质强度下降、稳定性降低、易发生骨折的患者。谢健[3]以足少阳经穴位为主治疗痹证、腰痛、牙痛、头痛等52例患者, 针刺2个疗程后显效20例, 占总病例数的38%。“少阳主骨”系列研究早已纳入国家级、省级重点课题项目, 由此可见其理论价值及临床意义。
 
4 小结
本文论述的“少阳主骨”与侧重于藏象内容的“肾主骨”, 二者有理论基础的差异, 但也有密切的联系, 肾主骨生髓, 强调人体的生长发育, 临床上各个阶段和类型的骨病都可责之于肾, 但骨痛及骨折部分可运用“少阳”理论指导。二者皆可为针灸临床提供理论依据。
 
纵观《黄帝内经》前后多篇论述“少阳主骨”的经文, 其前后贯通, 不相矛盾, 理论架构完整。足少阳循行经过人体诸多骨与关节, 包含多个主治筋骨疾病的腧穴, 且“厥逆”之时表现为骨关节不利, 以上均可从经络学说的角度论证“少阳主骨”的理论内涵。“少阳主骨”理论思想从经络学说的角度有其独特的内涵, 经文中系统地阐释了其生理、病理及临床特征, 而且临床上都有与之相对应的筋骨症状。总而言之, “少阳主骨”已形成系统的理论体系, 对于指导针灸临床治疗骨病具有重大意义。
 
参考文献
[1]杨上善.黄帝内经太素[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1965:112.
[2]周震.从“肾主骨”与“少阳主骨”的关系谈骨之体用[J].天津中医药, 2014, 31 (1) :20-22.
[3]谢健.足少阳主骨所生病在针灸临床的应用[J].云南中医杂志, 1994, 15 (6) :25, 30.
 
来源: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王欣欣

上一篇:经筋理论

下一篇:经络诊察法在脏腑病中应用的研究进展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站内直通车

穴图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气功 穴位 按摩 经络 民间 指压 摩擦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养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