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疗法>推拿按摩>正文

膏摩与少儿推拿

1 概述
膏摩是一种以药膏涂抹皮肤再施以推拿按摩手法的外治方法,以不同药膏作为介质,以增加推拿按摩效果,达到养生保健、调理亚健康状态和治疗疾病的目的。清·张志聪解释《素问·至真要大论》的“摩之浴之”时说“摩者,上古多用膏摩而取汗”[1]。与膏摩疗法最相似的记载见于《黄帝内经》,其言:“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药。”[1]醪药就是用来配合按摩而涂擦的药酒。醪药可直接涂擦于伤处或在施行推拿按摩手法时作为介质外用,其本身具有舒筋活血、祛寒止痛、活络祛风的作用,再加上推拿按摩手法,可明显提高单纯手法操作或外涂药物的治疗保健作用。因此,可以说醪药是膏摩之膏的雏形,也为后世膏摩介质的制作提供了基本思路和方法。
 
膏摩的名称始见于汉·张仲景《金匮要略》,其言:“若人能养慎,不令邪风干忤经络;适中经络,未流传脏腑,即医治之;四肢才觉重滞,即导引、吐纳、针灸、膏摩,勿令九窍闭塞。”[2]文中虽未详细记载膏之处方、药物组成及摩法的具体操作方法,但其功效已经言明,即“勿令九窍闭塞”。膏摩具有养生保健、调理亚健康状态及预防治疗疾病的作用,有治未病之意[3]。至今,膏摩疗法还在临床广泛运用,足以证明它的重要性和实用性[4]。
 
2 膏摩解读
膏摩疗法既有中药外涂后的药物作用,又有推拿按摩疗法疏通经脉、调和气血的作用,“膏”和“摩”需同时应用才能称为膏摩。膏摩不同于单纯的药物涂擦或单纯的推拿按摩,而是按照中医辨证施治的原则,根据不同的病证、亚健康状态和养生保健的需要,使用不同的药膏,配合不同的按摩手法进行调理治疗。对于少儿推拿,膏摩之“膏”其实就是介质。
 
2.1 膏
膏是指按一定的处方配制而成的药膏,也就是介质。根据养生保健的需要、不同的亚健康状态或病证,将不同的介质涂抹于相应体表穴位上,再依据辨证结果施以推拿按摩操作。随着少儿推拿的发展,推拿介质的种类不再拘泥于膏剂,还有水剂、油剂、酒剂、粉剂等,而且在推拿施术完毕后一般不必立即洗净,应有一定的渗透和吸收时间[5]。
 
2.2 摩
摩是指推拿按摩手法操作,并非单独摩法。推拿按摩手法的选择首先要有利于药物的渗透和吸收,故多用擦法、摩法、平推法或按揉法。这些手法使皮肤局部体温升高,促使皮脂黏度降低,有利于药物在表皮的渗透。同时使血管扩张,血液循环加速,强化了药物的吸收。换言之,膏摩的主要手法是擦法、推法及摩法,再对症施以常规推拿手法。
 
3 作用机制
介质的作用部位是皮肤,介质除了润滑保护皮肤,还可以通过皮肤的吸收发挥相应的治疗作用。
 
3.1 皮肤
中医认为,皮肤与外界直接接触,乃机体之屏障,有保护机体、防御外邪的作用。运行其中的卫气对机体具有保卫作用,以防御外邪入侵。皮肤与五脏六腑的沟通与联络是通过经络系统完成的,经络是运行全身气血、联络脏腑肢节、沟通上下内外、调节机体各部功能的通路。气血运行于经络之中,通过经络自身的逐级深入、分支,由经到络,不断灌注渗透到相应的脏腑组织官窍中,发挥滋润和濡养作用,即《黄帝内经》所谓:“经脉者,所以行气血而荣阴阳,濡筋骨,以利关节者也。”推拿介质作用于皮肤表面并被皮肤吸收,通过经络系统进入人体内部发挥药效,而少儿推拿手法作为刺激因素,使药物之气与经络之气相互感应,共同发挥作用。正所谓“虽从窍入,而以气相感”[6]。
 
皮肤覆盖在人的体表,直接与外界环境接触,是躯体面积最大的器官。皮肤由表皮和真皮构成,表皮在外,没有血管;真皮较厚,由致密结缔组织构成,含有丰富的血管、淋巴管、神经末梢和感受器。皮肤的主要功能是屏障作用,阻止体内水分和电解质的流失,阻止外界微生物和有害化学物质对机体的损伤。
 
皮肤的另一个功能是吸收作用。皮肤的屏障作用主要是由角质层承担,角质层由多层重叠的含有纤维蛋白角质素的细胞板组成。药物通过皮肤吸收进入体内,首先要通过角质层屏障。角质细胞膜含有类脂质,可起到半透性膜作用,是药物吸收的主要途径。药物的吸收绝大部分是通过细胞吸收,是一种被动扩散过程,而通过表皮细胞间的汗腺、毛囊和皮脂腺的药物吸收,与通过角质细胞的药物吸收相比要少[7]。
 
3.2 皮肤透入
皮肤和黏膜是人体抗感染的第1道防线,也是推拿介质的主要作用部位。皮肤有感受刺激、渗透和吸收、参与代谢和免疫活动等功能,小儿牛黄清心散作为推拿介质,加入适当透皮剂,能够透过表皮从真皮到达人体内部。首先,皮肤作为推拿介质的载体,发挥其载体功能。运行于皮肤中的经络系统则为推拿介质的运输提供了路径,将推拿介质中的有效药物成分运送到相应部位,发挥治疗作用。其次,推拿介质局部透皮给药后的药物动力学与其他途径不同,由于角质层有较大的贮存作用和较低的运输能力,推拿介质透皮吸收后,在低血药浓度峰值之后,接着是一个长时期的非常低的血药浓度扩散期,这一扩散期可持续数日[8]。
 
3.3 推拿介质
经过皮肤吸收的途径如下。①完整皮肤:推拿介质→角质层→真皮→毛细血管→体循环;②皮肤附属器:推拿介质→毛囊→皮脂腺汗腺→体循环。
 
4 膏摩与少儿推拿
唐·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中对膏摩治疗小儿疾病进行了系统的论述,书中记载了许多预防和治疗小儿疾病的膏摩方,如川芎散治小儿夜啼;豆豉治少小中客之为病;衣中白鱼治少小中客忤,项强欲死;丹参赤膏治少小心腹热;摩生膏治惊痫;以药膏摩囟上治小儿鼻塞不通有涕出等。孙思邈不仅详细描述了五物甘草生摩膏的处方内容和制作过程,还特别指出“小儿虽无病,早起常以膏摩囟上及手足心,甚辟风寒”,这是首次将膏摩用于少儿养生保健的文献记载[9]。
 
少儿五脏六腑“成而未全,全而未壮”,故前人有“小儿纯阳之体,不受暖药,且脏腑未坚,并不受诸药”[6]“其有疾也,而欲治之,则肠胃脆薄,不胜汤丸;荣卫微弱,难施针灸”[10]之论。然少儿“脏腑薄,藩篱疏,易于传变;肌肤嫩,神气怯,易于感触”[11],稍有不慎,即可生病。少儿脏气清灵,随拨随应,易趋康复,单独运用推拿手法,“倘能察其病证,寻其穴道,施以手法……未有不随试而随效者也”“其去轻病,如汤之泼雪,随手即消;其去重病亦如笤之拂尘,渐次亦净。用药犹有差池,而推拿毫无差池”[12]。
 
膏摩是在“摩”的基础上,配之以“膏”,充分发挥药物的治疗作用,提高治疗效果。膏摩无服药之艰难,亦无针刺之痛苦,使手法和药物相得益彰,适宜于脏腑娇嫩、形气未充的少儿。诚如前人所说:“摩之别法,必与药俱,盖欲浃于肌肤,而其势快利,若疗伤寒以白膏摩体,手当千遍,药力乃行,则摩之用药,又不可不知也。”[13]
 
5 临床应用
膏摩疗效显著,安全舒适,无痛苦,无不良反应,无论是少儿的日常养生保健,或是少儿亚健康状态,还是肺脾常见病证,都可运用膏摩进行调理治疗[14]。明·张介宾说:“盖小儿之病,非外感风寒,则内伤饮食,以至惊风吐泻及寒热疳痫之类,不过数种。”[15]因此,本研究选用小儿牛黄清心散作为推拿介质,该方由天麻、胆南星、黄连、赤芍、大黄、全蝎、水牛角浓缩粉、僵蚕(麸炒)、体外培育牛黄、琥珀、雄黄、冰片、朱砂、金礞石(煅)组成,具有清热化痰、镇惊止痉的功效[16]。
 
5.1 牛黄清心散介质在少儿外感疾病中的应用
少儿疾病,多有外感,纯阳之体,易于化热。外感病邪,卫表被遏,肺气失宣,故常见发热、咳嗽、头痛等症状。方中黄连、赤芍、胆南星、天麻化痰解毒,清热燥湿;配以少儿推拿之清肺经、清天河水、推三关等手法,可祛邪外出。
 
5.2 牛黄清心散介质在少儿内伤饮食中的应用
少儿素体内热偏盛,饮食积滞常化热生火,以致心胃火盛,上蒸口舌,熏蒸四肢,可见口臭流涎、口舌生疮、手足疱疹、大便秘结等。方中牛黄、大黄、黄连、冰片能清心脾之积热,荡肠胃之实火;配合少儿推拿之补脾经、清胃经、揉板门、清肝经、退六腑、清大肠等手法,待积热实火清除,少儿自然平安。
 
5.3 牛黄清心散介质在少儿惊风中的应用
少儿脏腑娇嫩,形气未充,神识未开,胆气怯弱,易受到惊吓而为病。外感内伤,又多化热生火,以致邪毒炽盛,逆传心包,内陷厥阴,故可见壮热、神昏,甚则惊风抽搐。方中牛黄、水牛角、琥珀、天麻能凉血解毒,镇惊息风;配合少儿推拿之清肝经、清心经、清小肠、捣揉小天心、按揉镇惊穴等手法,则火可清,风可息,志定神安。
 
6 小结
膏摩是指推拿介质与少儿推拿手法相结合的治疗方法,为少儿疾病的治疗提供了一个更安全、便捷的给药途径。就介质而言,避免了口服给药可能对肠胃道和肝脏造成的损害,降低了药物的不良反应,同时也避免了肝脏首过效应和药物在胃肠的灭活、降解,从而提高了药物的利用度和治疗效果。就推拿而言,少儿容易接受该种治疗方法,使其在轻松愉快的状态下恢复和保持健康。综上所述,膏摩能进一步提高治疗效果,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值得临床推广。
 
来源:中医外治杂志 作者:孙德仁 陈博睿

上一篇:轻重手法结合对减轻治疗后手法不良反应的疗效观察

下一篇:臧福科谈宫廷理筋术推拿学术流派之“柔”字诀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站内直通车

穴图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气功 穴位 按摩 经络 民间 指压 摩擦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养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