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疗法>推拿按摩>正文

小儿推拿柳氏广意派

小儿推拿柳氏广意派概述
 
小儿推拿流派是以师承方式流传的独具研究旨趣、技艺、方法等小儿推拿特色及学术风格的派别[1]。李静[2]指出小儿推拿流派三要素,即具备传承和发展其学说能力的代表性人物,其必须具有一定学术造诣,并得到中医小儿推拿学界及公众认可,至少传承3代及以上,有一定社会影响;遵循中医小儿推拿学的特殊规律性,在小儿推拿学术理论或治学方法上独具特色;有反映该学术流派学术思想和治学方法的代表著作[2]。笔者根据从师的亲身体验及学习,对小儿推拿柳氏广意派进行了较为系统地研究。
 
1 小儿推拿柳氏广意派的传承概况
小儿推拿柳氏广意派以清·熊应雄《小儿推拿广意》为根源,历代传承,不断发展完善,经过柳少逸系统总结提高,从理论到实践,手法及治方更加完备,逐渐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学术流派。
 
1.1 历史渊源
广意派小儿推拿创始人是清·熊应雄,代表作有《小儿推拿广意》,具有推拿疗法与药物疗法相结合的特点,实用性强,应用范围广。清代道光年间刊本较多,后因战乱濒临失传,晚清儒医李兰逊得《小儿推拿广意》乃浙江陈作三校正之本,其传术于柳吉忱,柳吉忱后传术于其子柳少逸。
 
1.2 代表人物
柳氏广意派的代表人物为当代著名中医学家柳少逸。柳少逸(1943—),乃柳吉忱哲嗣,牟永昌之高徒,山东烟台中医药专修学院院长,泰山医学院、济宁医学院兼职教授,莱阳复健医院院长顾问,首届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文化分会理事,中国中医药促进研究会小儿推拿外治分会副主任委员。柳少逸幼承庭训,学有师承,又经院校系统培养,钻研了中国象数医学理论,构建了慢性内伤性疾病的思辩纲领,即以“天人相应的整体观、形神统一的生命观、太极思维的辩证观”为核心理论,以“老年及退行性疾病的虚损论、功能失调性疾病的枢机论、器质性疾病的气化论、有形痼疾的痰瘀论”为病机四论。其著有《柳少逸医论医话选》《柳少逸医案选》《名老中医之路续编》等中医著作30余部。
 
柳少逸博学多闻,知识全面,其小儿推拿术尽得其父真传。其将针灸处方学的配伍法(简称“针法”)和针灸处方(简称“针方”或“灸方”)以及按摩疗法(简称“摩法”)、按摩处方(简称“摩方”)等运用到小儿推拿理论与临床实践中,形成了“摩方”“针方”“灸方”“药方”四方交融施治的学术特色。柳少逸著《小儿推拿讲稿——广意派传承录》[3],此书集柳氏广意派小儿推拿术之大成,从理论上提升了柳氏广意派的学术水平和应用价值。自1987年以来,柳少逸先后创建了山东扁鹊国医学校、山东烟台中医药专修学院,并亲自担纲授课,传授柳氏广意派知识,并在全国推广。此外,1992年柳少逸应邀赴日本讲学,1994年又带教日本研修生,推动该学派的国际交流与发展。在流派传承中,一改传统的一支单传的传承模式,通过院校教育、临床带教学生、师带徒等多途径传业授道,实现了团队传承、群体传承。
 
1.3 柳氏广意派的传承谱系
柳氏广意派的传承谱系:熊应雄→陈作三→李兰逊→柳吉忱→柳少逸、蔡锡英→刘玉贤、汉敬德、王永前、王爱荣、李萍、蒋泉涛等。广意派小儿推拿创始人为熊应雄。熊应雄,字运英,东川(今属四川)人,创立广意派小儿推拿,辑撰《小儿推拿广意》。第2代传承人为陈作三,浙江人,校正刊行熊应雄《小儿推拿广意》。第3代传承人为李兰逊,山东栖霞人,精通经史,熟谙岐黄之学,藏陈氏《小儿推拿广意》校正本,传术于关门弟子柳吉忱。第4代传承人为柳吉忱(柳氏派一代)。柳吉忱(1909—1995),名毓庆,号济生,以字行,栖霞东林人,为李兰逊晚年入室弟子。柳吉忱先后毕业于天津国医专修学院、上海恽铁樵函授中医学校,历任栖东县立医院、栖霞县立医院院长,莱阳专署中医门诊部主任、烟台市莱阳中心医院中医科主任,山东中医学会理事,烟台市中医药学会副理事长。柳吉忱受兰逊公之影响,精于小儿推拿之术,其结合中医脏腑、经络理论,依据经穴的功效主治,组建相应的“摩方”“灸方”,或采用药物外治法治疗疾病,从而拓展了熊氏之学,创建了方、法俱全且独具特点的广意柳氏一派。第5代传承人为柳少逸、蔡锡英(柳氏派二代)。柳少逸简介见本文1.2内容,其创建莱阳复健医院,设立“柳少逸名医传承工作室”(被评为“栖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成立传承工作小组。蔡锡英(1954—),山东文登人,其主编《齐鲁名医学术思想荟萃》《回春集录》,与柳少逸合著《少阳之宗》《中医非药物疗法荟萃》等。第6代传承人为刘玉贤、汉敬德、王永前、王爱荣、李萍、蒋泉涛、李卓睿等(柳氏三代)。第6代传承人系柳少逸在临证或办学期间亲自教授的群体性传承人。
 
1.4 柳氏广意派的著作传承
清·熊应雄《小儿推拿广意》,又作《幼科推拿广意》,约刊于1676年,共有三卷。上卷总论推拿之理及儿科疾病诊断方法,并附推拿手法图20余幅;中卷分述各种儿科常见病推拿疗法;下卷附方,选录小儿疾病的内服、外治药方185首。此书将推拿按摩之理论与小儿生理特点相结合,按摩手法轻灵而具体,推拿疗法与药物疗法密切结合,图文并茂,论述翔实,十分实用,因而影响颇广。《幼科推拿秘书》《厘正按摩要术》《推拿易知》等大都仿此编撰。柳吉忱《柳吉忱诊籍纂论》,系全科医案汇编,其中不乏柳氏广意派的应用,如“解颅(脑积水)案”中“嘱其经常捏脊,以冀培补脾肾,强督脉,益脑髓”[4]。《柳吉忱中医四部经典讲稿》内容通俗易懂,教学方法深入浅出,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柳氏广意派的学术水平[5]。柳少逸的著作包括小儿推拿专著和涉及柳氏广意派的其他著作。《小儿推拿讲稿——广意派传承录》为小儿推拿专著,其从小儿生理、四诊概要、小儿推拿常用的部位(穴位)及手法、常用摩方、柳氏广意派成熟摩方、小儿常见病的推拿治疗等作专题研究[3],为柳氏广意派的代表作。其中涉及柳氏广意派内容的医著有《经络腧穴原始》《〈内经〉中的古中医学——中国象数医学概论》《五运六气三十二讲》《〈黄帝内经〉针法针方讲记》《成人推拿讲稿----医经学派传承录》《中医非药物疗法荟萃》《中医康复疗法荟萃》《脑瘫中医治疗康复技术讲记》等。《经络腧穴原始》讲述经络的概念、源流、组成、基本功能、临床应用和腧穴的分类、配伍,并立针方、灸方和摩方[6],是柳氏医派针灸学、推拿学的重要理论基础。《〈内经〉中的古中医学——中国象数医学概论》详细阐述了中国象数医学理论体系和慢性内伤性疾病病机四论[7],是对《黄帝内经》“法于阴阳”“和于数术”“形与神俱”的中医学结构和临床辨证施治理论的总结。《五运六气三十二讲》依据《黄帝内经》对五运六气的记述进行全面讲解,是柳氏广意派中时辰治疗学及其摩法、摩方的理论基础[8]。《〈黄帝内经〉针法针方讲记》专论《黄帝内经》针法、针方,详细介绍脏腑、经络理论、辨证论治体系和针刺方法,是其变针方为灸方、摩方的原创之作。《中医非药物疗法荟萃》[9]《中医康复疗法荟萃》[10]《脑瘫中医治疗康复技术讲记》[11]三书均有小儿推拿疗法章节,主要介绍了柳氏广意派的特色。
 
2 柳氏广意派的流派特征
柳氏广意派是胶东柳氏医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医“理、法、方、药(术)”临证体系的重要一环,属于中国象数医学“医道-医术-医学”体系范畴,依据“理必《黄帝内经》,法必《伤寒杂病论》,药必《神农本草经》”的思想,具有基础理论详备、手法简便、取穴精到的特点,有法、有方、有术,疗效显著。
 
2.1《黄帝内经》理论是柳氏广意派的源头活水
《黄帝内经》奠定了中医学的理论基础,被誉为“医家之宗”。首篇《素问·上古天真论》中提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柳少逸认为“法于阴阳”“和于术数”是《黄帝内经》的核心理论,而“形与神俱”是医学追求的终极目的,其法理贯穿于柳氏医派从理论到实践的各个方面。
 
2.2天人合一观是柳氏广意派的指导思想
柳氏医派十分重视五运六气学说。柳少逸著有《五运六气三十二讲》《运气学说简编》等,详细阐述中国象数易学的“医道”部分,包括天人相应的病因发病观、五脏相关的病机传变观、四诊合参的诊法互证观、标本阴阳的整体调整观和顺应时空的预防保健观。其认为人是“天-人-环境”系统中的小系统,人体的气机变化与天地相应。五运交替与六气交变相应,阴阳往来与寒暑变化相随,真气与邪气相搏,使人体表里分属,六经气血波动,五脏之气失于平衡,从而致病。只有顺应天地四时的阴阳气化,慎重守护正气,才能使阴阳顺和、经络畅通、气血充盛。医者当掌握五运六气原理,分辨四时之气所在,顺应时序,提前预防,避免疾病发生;或疾病已发,可预先施术,防止病情进一步发展。
 
2.3经络学说是柳氏广意派的理论基础
中医经络学说有较系统的生理、病理等内容,与藏象学说、气血津液等理论相辅相成,是柳氏广意派的理论基础。无论是小儿疾病的诊断,还是小儿推拿的部位(穴位)、手法及常用的摩法、摩方,以及对常见病的临床应用都与经络学说紧密联系。《灵枢·经脉》言:“经脉者,所以能决死生,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
 
2.4创用摩法、摩方是柳氏广意派的突出建树
根据脏腑经络学说的基本原理,将针灸处方学的配伍法引入到小儿推拿学中,而立“摩方”,形成了“摩方”与“针方”“灸方”“药方”共同施治的小儿推拿临床特色,拓展了广意派小儿推拿的学术体系,成为柳氏广意派最明显的学术特色。
 
2.5用太极思维阐发小儿推拿的作用机制
根据中国象数医学的核心理论,结合脏腑经络学说,用太极思维探讨小儿推拿的作用机制。以推五经为例,五经的脏腑定位不明确,柳氏广意派引入先后天八卦图,认为将八卦图正放于手中,此为开放、展开的太极模式;握拳后,太极模式封闭,拇指端居中脾土位,中指顶居离卦心火位,食指顶居震卦肝木位,无名指顶居兑卦肺金位,小指顶居坎卦肾水位,形成了五指端配五行及五脏的作用机制[5]。
 
2.6辨证论治和辨病论治相结合
辨证论治为中医学的基本特点,也构建了柳氏广意派理-法-方-药(术)临床实践体系。同时,柳氏广意派也不排斥辨病论治和辨证论治,而是将三者有机融合,因病制宜;凡有所需,权变施用。如小儿脑瘫是临床常见病,易造成终身残疾,给社会和家庭造成了沉重负担,其治疗目前还是世界性难题。柳氏广意派根据小儿脑瘫的临床表现,将其分为15种症状辨证施术,见是证施是术,体现了“以方证立论”的特色;又根据病理表现,分为痉挛型脑瘫等7种病证,分型施术。通过辨证施术和辨病施术的有机结合,取得显著的疗效。
 
3 小结
柳氏广意派小儿推拿是在继承清·熊应雄所著《小儿推拿广意》的基础上,经由柳吉忱、柳少逸父子两代系统总结、传承发展而来,其以中国象数医学为理论指导,结合中医脏腑经络理论,以推拿疗法、药物疗法为临床特征,摩方、针方、灸方、药方为防治特色。2017年被遴选为山东省栖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柳氏广意派传承脉络清晰,以柳氏为代表人物,著有多部学术著作,临床应用广泛,社会影响较大,流派特征鲜明,学术发展较为成熟。
 
来源:中医外治杂志 作者:刘玉贤

上一篇:臧福科谈宫廷理筋术推拿学术流派之“柔”字诀

下一篇:新生儿黄疸 小儿推拿手法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站内直通车

穴图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气功 穴位 按摩 经络 民间 指压 摩擦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养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