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疗法>穴位疗法>正文

刺血拔罐疗法止癌性疼痛 背俞穴与五脏六腑的关系

背俞穴刺血拔罐治疗癌性疼痛及对免疫调节的研究分析
 
癌性疼痛是肿瘤患者的常见症状,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目前针对癌性疼痛的主要治疗方案为三阶梯止痛疗法,可使90%癌性疼痛得到有效缓解,75%以上晚期肿瘤患者的疼痛得到较好控制。阿片类镇痛药作为癌性疼痛患者的常用止痛药,虽然疗效确切,但因其有严重的不良反应、成瘾性及耐药性等弊端,其临床应用受到一定限制。在临床实践中发现,通过对背俞穴进行刺血拔罐,不仅可以使肿瘤患者的疼痛得到显著缓解,而且对机体的免疫功能具有双向调节作用。
 
1 背俞穴与五脏六腑的关系
五脏六腑之气输注于腰背部的腧穴称为背俞穴。《黄帝内经》阐述了五脏与背俞穴的关系:“胸中大俞,在杼骨之端,肺俞在三焦之间,心俞在五焦之间,膈俞在七焦之间,肝俞在九焦之间,脾俞在十一焦之间,肾俞在十四焦之间。皆挟脊相去三寸所,则欲得而验之,按其处,应在中而痛解,乃其俞也。”背者,胸之府也。《灵枢·卫气》云:“气在腹者,止之背腧。”脏腑的疾病可通过气血反映于背部,而通过刺激背俞穴,可治疗五脏六腑之疾。《素问·咳论》云:“治脏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难经本义》载:“阴阳经络,气相互贯,脏腑腹背,气相通应。”《图注八十一难经辩真》中也提到:“阳病行阴,当从阴引阳,其治在俞。”现代解剖学研究表明,背俞穴与脊神经和交感神经关系紧切,脊髓发出的神经分布于背部,背俞穴正是通过与之相对应的交感神经节、神经末梢来调节或阻断神经传导,以达到相应的治疗目的。
 
2 刺血拔罐疗法止痛
刺血疗法古称“启脉”“刺络”,拔罐疗法古称“角法”。《素问·调经论》云:“五脏者,故得六腑与为表里,经络支节,各生虚实,其病所居,随而调之。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身形有痛,九候莫病,则缪刺之;痛在于左而右脉病者,巨刺之。”刺血拔罐疗法的止痛范围较为广泛,其在治疗坐骨神经痛[1]、急性痛风性关节炎[2]、原发性头痛[3]、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4]、痛经[5]等方面均有相关的临床报道。《针灸大成》中言:“盖针砭所以通经脉,均气血,蠲邪扶正,故曰捷法最奇者哉。”刺血拔罐通过疏通经络,调和气血,调整平衡脏腑阴阳,从而达到止痛的目的。
 
中医认为,疼痛发生的病因病机主要为“不通则痛”和“不荣则痛”。肿瘤患者的血液大多呈高凝状态,瘀血凝滞于局部,故出现“不通则痛”。《血证论》云:“此血在身,不能加于好血,而反阻新血之化机,故凡血证,总以去瘀为要。”而对于瘀血,《黄帝内经》中言:“夫气盛而血聚者,宜实而泻之。”《素问·三部九候论》中亦载:“上实下虚,切而从之,索其结络脉,刺出其血,以见通之。”由此可见,刺血拔罐可起到活血化瘀的作用,瘀血祛,则气血调和,往来流利,经络通畅,疼痛乃去。《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血实宜决之”与《灵枢·九针十二原》中“满则泄之者,气口盛而当泻之也。宛陈则除之者,去血脉也”是刺血拔罐疗法治疗“不通则痛”引起癌性疼痛的重要理论依据。肿瘤患者多起病缓慢,病程较长,久病、多病耗伤气血,加之患者多为年老体弱者,气血化生不足,“不荣则痛”也是癌性疼痛发病过程中至关重要的部分。《针灸大成》有言:“病有三因,皆从气血。”《灵枢·终始》中亦载:“久病者,邪气入深。刺此病者,深内而久留之,间日而复刺之,必先调其左右,去其血脉,刺道毕矣。”刺血拔罐在祛除瘀血的同时,使血气复行,新血始生,从而起到补的作用,正如《儒门事亲》所言:“出血者,乃所以养血也。”由此可见,刺血拔罐疗法具有补虚和泻实的双向调节作用,既能疏泄病邪,又可鼓舞人体正气,对阴阳气血起到平衡调节作用。有研究认为,刺血拔罐疗法的双向调节作用与针刺时的手法、刺激量及患者的功能状态有关[6]。国内学者在研究刺血疗法对血液系统的影响发现,刺血疗法可显著降低全血黏度、血浆黏度、全血高切黏度、低切黏度、红细胞压积、红细胞聚集指数、纤维蛋白原、血浆D-二聚体等指标,抗血小板聚集,降低血液黏稠度,阻止红细胞聚集,从而改善血液高凝状态[7]。
 
3 刺血拔罐疗法对机体免疫具有双向调节作用
《素问·调经论》云:“血有余,则泻其盛经出其血……视其血络,刺出其血,无令恶血得入于经,以成其疾。”《素问·血气形志》中有“凡治病,必先去其血”的论述。气血调和,正气得养,脏腑阴阳调和,才能祛邪外出。
 
现代研究结果显示,刺血拔罐疗法除了在止痛方面疗效确切,还具有一定的免疫调节作用。李坚将等[8]发现通过在背俞穴进行刺血拔罐疗法,可以提高慢性荨麻疹患者血清IFN-γ水平,降低IL-4、IgE水平,平衡失调的Th1、Th2淋巴水平,起到调节免疫的作用。叶立汉[9]采用免疫扩散法,发现拔罐疗法对体液免疫具有双向调节作用,通过测定血清IgG、IgA、IgM和补体C3、C4含量,得出拔罐疗法可使偏高或偏低的免疫球蛋白恢复到正常水平。研究发现,拔罐能降低血清IL-4、IL-5、IL-6、IL-10、sIL-2R水平,提高IFN-γ、IL-2水平,增强单核细胞和肥大细胞的功能,提高NK细胞数量,增强机体细胞免疫、体液免疫的能力[10]。拔罐的温热和负压作用,可以加快局部血液循环,增加血管壁的通透性,提高白细胞和网状细胞的吞噬能力。刺血拔罐造成的局部组织损伤是一种良性刺激,机体除了对损伤进行自我修复,加强局部新陈代谢外,还通过破坏红细胞,释放组胺、5-羟色胺、神经递质等,提高机体免疫力[11]。张莉等[12]研究发现,拔罐可增减局部组织的氧合血血红蛋白和脱氧血红蛋白,改变组织的血氧状态,起到局部良性刺激的作用。
 
4 小结
中医外治疗法因具有止痛迅速、使用安全、不良反应小、无成瘾性及戒断性等优点,近年来逐渐得到临床的广泛重视。目前,临床采用中药外用、针刺、穴位敷贴等中医外治方法,或与三阶梯止痛治疗配合使用,对癌性疼痛进行干预,取得较为满意的疗效。刺血拔罐作为一种临床常用的外治方法,通过刺激背俞穴,具有较好的缓解疼痛、调节机体免疫的作用,对减少阿片类药物的用量,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睡眠质量等方面意义重大。刺血拔罐疗法不良反应小,临床操作简便,易于掌握,性价比高,患者接受度高,依从性好,可于临床广泛应用推广。
 
来源:中医外治杂志 作者:张秀凤 张龙 王海滨

上一篇:腧穴敏化特性与调控机制研究

下一篇:穴位埋线对神经递质的影响 穴位埋线对细胞因子的影响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站内直通车

穴图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气功 穴位 按摩 经络 民间 指压 摩擦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养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