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医疗法>针灸>正文

电针疗法联合神阙药灸治疗气虚质慢性疲劳综合征临床研究

慢性疲劳综合征 (CFS) 是一种涉及多脏器、多系统但病因尚不明确的疾病,临床以原因不明的强烈而持久的疲劳感为主要表现,同时还会伴有身痛、低热、焦虑、抑郁和睡眠障碍等躯体及精神症状。CFS会严重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及诱发多种其他疾病[1,2]。笔者采用电针联合药灸神阙治疗CFS获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现报告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患者选取2016年9月—2018年9月就诊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针灸科门诊患者70例随机分为对照组 (35例) 与治疗组 (35例) 。随机方法:每一位入组患者按随机数列表顺序给予1个三位数字,并按大小排位,单数排位为对照组,双数排位为治疗组。两组患者性别、年龄及病程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具有可比性。见表1。
 
1.2 诊断标准
西医诊断标准:199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 (CDC) 制定的CFS的诊断标准。
 
中医体质气虚质的诊断标准:参照2009年4月中华中医药学会颁布的《中医体质分类与判定》中关于气虚质判定方法判定,具体为,入组患者填写《中医体质分类与判定表》,根据填写结果计算原始分 (全部条目分值的总和) 与转化分[ (原始分-条目数) /条目数×4]×100,入组CFS患者转化分≥40分可以判定为气虚质。
 
1.3 纳入标准
(1) 同时符合CFS西医诊断标准及气虚质中医诊断标准者; (2) 年龄20~60岁; (3) 无器质性病变者; (4) 签署知情同意书者; (5) 神阙穴周围无皮肤破损及感染。
 
1.4 排除标准
(1) CFS由于其他疾病导致; (2) 患者存在精神疾患或行为障碍; (3) 患有明确慢性疾病者; (4) 哺乳期或妊娠期妇女; (5) 依从性差的患者。
 
2 治疗方法
2.1 对照组
口服药物治疗:谷维素 (广东恒健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44020613) 10 mg日3次口服。针刺治疗:参照“十五”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教材《针灸学》对慢性疲劳综合征的针刺治疗方案,选取脾俞、肝俞、肾俞、膻中、足三里、关元及百会7穴,应用贵州安迪毫针 (0.30 mm×50 mm) ,脾俞、肝俞、肾俞、足三里、关元5穴直刺,膻中及百会2穴平刺,进针深度及行针手法参照《针灸学》中的治疗方案,共治疗4周。
 
2.2 治疗组
神阙药灸:药灸药物的配置:加味补中益气汤组成 (饮片药物开立抓取及煎药机煎药均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完成) ,按黄芪4:党参4:白术3:炙甘2:蔓荆子2:川芎2:白芍2:当归2:陈皮1:升麻1:柴胡1比例粉碎过筛后加姜汁调和成膏状,最终配置呈灸药,5 g灸药平铺于神阙穴上,应用艾条以雀啄灸法艾灸15 min,日1次,共治疗4周。针灸治疗:在对照组针灸治疗的同时针刺迷走神经耳支 (单数治疗日取左侧,双数治疗日取右侧) ,取贵州安迪0.30 mm×50 mm毫针由耳廓背侧根下部进针,进针后针体与外耳道平行刺入15 mm,接电针负极,百会接电针正极,选疏密波,日1次 (接电针30 min) [3],共治疗4周。
 
3 疗效观察
3.1 观察指标
3.1.1 疲劳量表-14 (FS-14) 评分[4]
其中包括反映躯体疲劳情况的8条目及反映脑力疲劳的6条目,共14个条目,主要用来评价疲劳症状的严重程度。
 
3.1.2 躯体和心理健康报告 (SPHERE) 评分[5]
其中包括34个问卷条目,主要用来评价受试者潜在的躯体及心理情况。
 
3.1.3 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 (PSQI) [6]
其中包括7个因子,主要用来评价受试者的睡眠质量。
 
3.1.4 测定血清白细胞介素-6 (IL-6) 、干扰素-γ (IFN-γ)
受试者入组前签完知情同意后及完成全部治疗出组时,各采1次静脉血,严格按照酶联免疫吸附法相关操作要求操作。
 
3.1.5 临床症状积分评价
气虚质慢性疲劳综合征治疗前后临床症状积分评价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的要求进行。疲劳为主要症状,按轻中重分别记2分、4分及6分。其他重要因素包括:记忆力、注意力、咽痛、颈部或腋下淋巴结肿大与触痛、肌肉疼痛、关节疼痛、睡眠障碍、头痛、劳累后疲劳,共9项,按轻中重分别记1分、2分及3分。
 
3.2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20.0统计软件包进行数据分析。实验获得的全部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实验获得的全部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 (±s) 表示,组内比较采用配对样本t检验,组间比较采用成组t检验,不符合正态性及方差不齐时,采用秩和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3.3 结果
3.3.1 两组气虚质CFS患者治疗前后FS-14评分比较
治疗前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FS-14评价无明显差异 (P>0.05) ,治疗后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FS-14评价两部分结果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治疗组治疗后FS-14评价两部分结果较对照组改善更明显 (P<0.05) 。见表2。
 
3.3.2 两组气虚质CFS患者治疗前后SPHERE评分比较
治疗前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SPHERE评价结果无明显差异 (P>0.05) ,治疗后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SPHERE评价结果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治疗组治疗后SPHERE结果较对照组改善更为明显 (P<0.05) 。见表3。
 
3.3.3 两组气虚质CFS患者治疗前后PSQI评分比较
治疗前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PSQI评价结果无明显差异 (P>0.05) ,治疗后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PSQI评价结果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治疗组治疗后较对照组治疗后PSQI结果改善更明显 (P<0.05) 。见表4。
 
3.3.4 两组气虚质CFS患者治疗前后临床症状积分比较
治疗前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临床症状积分无明显差异 (P>0.05) ,治疗后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临床症状积分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治疗组治疗后较对照组治疗后临床症状积分改善更明显 (P<0.05) 。见表5。
 
3.3.5 两组气虚质CFS患者治疗前后血清IL-6、IFN-γ含量比较
治疗前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IL-6、IFN-γ测定结果无明显差异 (P>0.05) ,治疗后对照组与治疗组气虚质CFS患者IL-6、IFN-γ测定结果较治疗前明显改善,治疗组治疗后IL-6、IFN-γ测定结果较对照组治疗后结果改善的更明显 (P<0.05) 。见表6。
 
4 讨论
CFS又被称为痛性脑脊髓炎或慢性疲劳免疫功能紊乱综合征,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日常生活节奏的加快及家庭和工作压力增大,CFS在我国的发病率及患病率迅速增加,目前CFS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尚不明确,现代医学领域内尚无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7]。中医学认为CFS应归属于“虚劳”“惊悸”等疾病范畴,CFS基本病因不外乎外邪、情志失调、劳逸无度等所致的正气不足。同时CFS患者临床一般表现为严重或极度疲劳,躯体及心理严重疲惫,睡眠质量极差,机体存在由于免疫力不足导致的慢性炎症反应,具备这些临床症状的人群在中医角度一般被认为属于正气不足的气虚质人群,故笔者以体质辨识属气虚质的CFS患者为研究对象。气虚质CFS严重或极度疲劳 (躯体及心理严重疲惫) 、肌痛头痛、睡眠质量极差,这些与自主神经功能障碍和机体存在由于免疫力差导致的慢性炎症反应密切相关。大量临床研究显示,自主神经功能、IL-6及INF-γ与CFS密切相关[2,7,8,9,10],促炎细胞因子IL-6是内源性致热源,可以直接导致机体发热,还可以间接导致疲劳、睡眠障碍、焦虑、抑郁等精神症状。糖蛋白INF-γ主要作用是抗病原及调节免疫,可以纠正免疫系统功能紊乱。研究以IL-6及INF-γ为评价指标,有助于揭示电针疗法联合神阙药灸对气虚质CFS的证治实质。
 
本临床研究获得的数据提示,药灸神阙穴配合针刺迷走神经耳支可以正性调节体内IL-6及INF-γ的水平,这说明药灸神阙穴的补中益气及固表祛邪功能与气虚质CFS患者的免疫力的提升密切相关。神阙穴人胎始生之根本,故被称为人之命蒂,其属任脉有培本固元、回阳救逆、健脾和胃之功效,为养生保健、延年益寿的重要穴位,《针灸甲乙经》有灸神阙治虚症的明确记载。研究中所用的穴位灸药为善于治疗劳倦伤脾及中气不足导致的外感不解及体倦食少的补中益气汤,临床中气虚质的CFS患者多具备上述主证。神阙属任脉,又名气舍,《铜人》记载灸神阙百壮可以补中益气、固表祛邪善治腹中虚冷。姜汁调和神阙灸药,药灸于神阙穴治疗气虚质的CFS患者可以起到疏通经络、补中益气、固表祛邪的作用。针刺治疗从调后天以补先天角度出发选脾俞、足三里、肾俞、关元以益气填精,膻中及百会益气亦通经脉,肝俞补血亦调经脉,针刺迷走神经耳支并与百会共同接电,可以平衡阴阳,调节自主神经,诸穴相合共奏益气填精、平衡阴阳、通调经络以止疼痛之效。大量临床研究发现自主神经功能障碍与CFS的发病密切相关[1,9,11,12],特别是气虚质CFS患者表现出来的极度疲劳、周身疼痛及睡眠质量极差、负性情绪等主要症状与迷走神经功能障碍关系密切。首先,迷走神经包含内脏运动副交感纤维,其主要的作用为影响人体各个重要脏器 (包括:心脏、肺及肝脏) 及腺体 (如肾上腺) ,当气虚质CFS患者内脏运动副交感纤维功能障碍时可以出现明显的疲劳;其次,迷走神经包含内脏感觉纤维,内脏感觉纤维功能障碍时患者会出现周身广泛性位置不确定的疼痛,这种疼痛性质与气虚质CFS患者周身疼痛的性质非常相似;最后,迷走神经对神经递质有广泛的影响,这可能是气虚质CFS患者出现睡眠障碍的重要原因。迷走神经分别起自疑核与颈神经节,其中一支与面神经并行分布于外耳道。观察组在对照组针灸治疗的同时增加了对迷走神经耳支的针刺治疗,从耳廓背侧根下部进针,进针后针体与外耳道平行刺入15 mm,这时针体正好与迷走神经耳支广泛接触,接电针选疏密波,可以改善迷走神经耳支周围组织的代谢及血液循环,从而达到调整迷走神经功能的目的,本临床研究获得的数据也提示,针刺迷走神经耳支对气虚质CFS患者极度疲劳、周身疼痛及睡眠质量极差等主要症状有明显改善作用,这可能与其对迷走神经耳支周围组织的代谢及血液循环的改善密切相关。
 
综上所述,通过分析研究所获得的数据发现,电针疗法联合神阙药灸治疗气虚质CFS患者可以显著改善疲劳程度、躯体及心理状态、睡眠质量及中医临床症状,这可能与电针改善气虚质CFS患者迷走神经功能障碍有关;同时药灸神阙与电针相合可以促进血清内IL-6及INF-γ的正性表达,从而抑制炎症反应、改善机体免疫能力。
 
来源:针灸临床杂志 作者:张敏 宋立媛 王博 杨添淞

上一篇:骨质疏松症,术后腰痛,温针灸

下一篇:针刺结合刺络闪罐治疗顽固性面神经炎的临床观察

返回首页

相关

推荐

站内直通车

穴图 针灸 刮痧 拔罐 艾灸 气功 穴位 按摩 经络 民间 指压 摩擦 内科 外科 妇产 男性 儿科 骨伤 呼吸 肠胃 肛肠 神经 心脏 肝胆 泌尿 五官 皮肤 美容 心脑 养生
返回顶部